我妹是香港人。她刚微信通知我,她要买Switch了——她是他们公司里,最后一个没买Switch的90后。没有人一开始是为了《塞尔达传说》。

我妹会知道Switch,还是因为我。那会儿我刚看任天堂发布会,被《ARMS》的体感战斗惊到,于是拿着那段背景BGM全程“喔喔喔”的游戏预告,到处安利了一波。当时生活圈里反应最热烈的人之一,就是我妹。

她此前的游戏经历,基本都和我捆绑在一起,还在老家时,会跟着我玩一些电脑、主机上的游戏。可自从去了香港,因为设备条件不允许,她便只玩手游,不过都是三分钟热度,只有转珠游戏《神魔之塔》她坚持玩了一年。就我的感觉,游戏对她而言是消遣调剂,而绝非什么生活必需品,她会为了《ARMS》这一款游戏,想去买Switch这台主机,怎么看都像是冲动消费心理,一时的头疼脑热,我也没太在意。

触乐夜话:我只玩手游的妹妹买了Switch

而后,我便开始看到她在朋友圈,或是私下聊天时,晒她身边同事买的Switch,陆陆续续晒了若干台,每一台的主人还不一样。每每晒过“又一位”同事买的Switch,她总会长吁短叹一番,而后甩出同一句结束语:“想要!”而她迟迟不下手的原因,最开始是“炒货买不到原价,再等等”,后来是“想要荧光黄版本的Switch”。

直到《ARMS》正式上市,她才知道,根本没有默认荧光黄手柄的Switch。等她跑去楼下游戏机店要买红蓝版时,被告知目前已断货,预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让她去别处看看。身边一位已经入手的男同事劝告他,要买赶紧,不然Switch只会越来越贵,然后给我妹科普了任天堂当下的产能问题,还给她看了任天堂的道歉公告。

触乐夜话:我只玩手游的妹妹买了Switch

“所以这位男同事会买Switch的原因是?”我突然就对这股莫名的Switch购买潮产生了一丁点的探究心理。

“他真的是專業打遊戲20年,玩FIFA玩到去澳洲比賽,去了兩次——全香港就5個人可以去,他是其中一個。贏了有錢的,他好像第二名。”

我妹又说,这位赢过职业比赛的男同事,是在《ARMS》发售当天,排长队买的主机和游戏——虽然疯玩两周后,男同事认为《塞尔达传说》才是他的最爱,把玩腻的《ARMS》在网上出掉了。

“你干嘛不买他的二手!”

“我晚了一步!”我的妹妹悔不当初。

类似的悔恨经历还发生在另一位男同事买Switch时。这位男同事属于什么都想玩玩看的类型,被我妹妹稍微循循善诱一下,就入了台红蓝来试毒。当时男同事就问她要不要一起买,那会儿价格还没炒得那么高。我妹想着荧光黄的盛世美颜,咬牙忍住了。

这位男同事后来陆续入了《炸弹人》《马里奥赛车8》和《ARMS》。他最意外的收获是,游戏吸引了隔壁桌的妹子。

触乐夜话:我只玩手游的妹妹买了Switch

“她不常玩遊戲的,只是好奇,說可以減肥……玩得很熱,都脫衣服了。”男同事似乎找到了Switch的其它用途,“可惜是一個已婚少婦。”

而最近一位出手的女同事,买的理由仅仅是因为买的同事多,而她喜欢“荧光黄”。对于Switch上有什么游戏,她一点也不知道。发展到这里,Switch似乎已经不是“游戏机”,而更像是正在流行的时尚玩具,至少这位女同事,买它的社交需求已经大于游戏本身。

而我那个并不知道“塞尔达传说”是什么的妹妹,在试玩过同事的《荒野之息》后,摆摆手表示不适合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跑几步就摔死了。”她正准备在香港总代理那家店,入手她心心念念的红蓝主机、荧光黄Joy-con和《ARMS》,以及马车和《Just Dance 2017》,因为“可以和同事一起玩”。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在微信里摩拳擦掌了。

触乐夜话:我只玩手游的妹妹买了Switch

在我不大的生活圈里,Switch的确开始吸引到一些非核心玩家群体,投身到这台方便携带、可以和身边的人一起玩的主机上,所谓的画质、续航、游戏数量,在他们看来都不是什么问题。尽管这种成功引流非玩家的事情,之前《王者荣耀》《阴阳师》乃至《守望先锋》都得手过,但面对一台售价2000元以上的电子设备,我对任天堂还真有点肃然起敬。

“所以,你什麽時候買?我們來聯機?”

我妹又通过微信向我发来了“恶魔之音”。我才不会告诉她,我已经借朋友的Switch玩了好几天,等等还要和或闪老师一起,将小拳拳捶向彼此的胸口呢!

触乐夜话:我只玩手游的妹妹买了Switch

所以默认荧光黄手柄的主机到底会不会有呢?想入……《ARMS》真好玩啊!

更多有关延伸阅读内容:

屌丝大福利 《玄仙传奇》强化不花一分钱
屌丝大福利 《玄仙传奇》强化不花一分钱
《仙侠世界》黑白广告仿《孟买》 群众直呼“山寨”
《仙侠世界》黑白广告仿《孟买》 群众直呼“山寨”
儿童长期沉迷触屏游戏或成“僵尸”
儿童长期沉迷触屏游戏或成“僵尸”
吉卜赛人的赠与 探秘《神曲》占星术
吉卜赛人的赠与 探秘《神曲》占星术
立即
投稿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