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这是电影版《玩家一号》的先行评价总结,无剧透放心看


确实,距离电影版《玩家一号》的正式上映(2018年3月30日),已经只剩下两周时间了;而在上周末的SXSW大会上,已经有不少与会者先行一步看过了这部由斯皮尔伯格出品、先行预告令人过目难忘的影片;从IGN到TheVerge,一波先行影评已经出现在了互联网上。鉴于各家评论的观点立场各有特色且无一能针对具体剧情展开分析,想凭借这些语焉不详的一家之言对《玩家一号》做出评价就成了不可能的任务。不过即便如此,通过这些先走一步之辈的记录,我们依旧可以窥见这部电影的一点真容:



1.正如我之前在分析预告片时提到的,电影版的《玩家一号》很可能是对小说原著的一场全面重置——从成片观众的反应来看,此观点可谓虽不中亦不远矣:在原作者恩斯特·克莱恩的影响下,“大型VR MMO《绿洲》的创造者哈利迪在游戏中埋下了一颗彩蛋,只要找到它就能拥有‘绿洲’”的任务主线,以及“欲寻彩蛋,先找钥匙”的流程算是保住了;但具体到围绕这条主线演绎的实际故事,电影版《玩家一号》基本上完全解构并重建了小说的核心情节——从只言片语透露的信息来看,魔改的力度可以参考从小说改编成电影的《火星救援》;



2.预告片中高调登场的VR改装车公路赛,属于正式成片当中的重要剧情之一,主角群藉由这次赛事建立了相互间的联系,并且这场赛事似乎取代了小说原著中寻找第一把钥匙的情节——换句话来说,尽管我们同样在预告片中看到了致敬《鸟蛋战争》的镜头,但原著里那个和半神巫妖一起玩街机赢了就能获得铜钥匙的情节桥段估计是没戏了……



3.在小说原著中担当了重要情节以及情怀构成元素的“匆促(Rush)”乐队相关内容,在电影版里压根就没出现;虽然考虑到这支加拿大老牌乐队在国内的知名度,大部分朋友可能会感觉无所谓,但从国外观众的回应来看,大失所望的反响还是相当常见的;



4.也许你对女主角阿尔忒密丝(Art3mis)在“绿洲”中的芭比娃娃式大眼造型各种看不惯,别慌,看看电影版《铳梦》的预告片就知道,女主角凯利也是这个造型风格;至于斯皮尔伯格为什么要拍板这种设定,对比一下《玩家一号》的各位主角在现实中和游戏中的相貌差异就不难理解;



5.单从视觉印象来看,电影版《玩家一号》对现实世界的刻画可谓是极尽穷酸之能事,除了IOI这个集EA与鹅厂于一身的不要脸托拉斯外,现实中几乎就没有一块不邋遢的地儿;由此一来,VR视野中的《绿洲》真可谓是集超凡脱俗与物欲横流于一体的人间幻境——由于这份落差对比营造得实在太刻意,不少观众对此颇有微词;然而和这部电影真正的问题相比,这份抱怨的份量其实是最轻的……



6.没错,《玩家一号》当然不是什么完美无缺的作品,小说和电影皆是如此:恩斯特·克莱恩的原著“技术不够梗来凑”大家应该都不陌生,而对于斯皮尔伯格出品的电影版《玩家一号》来说,目前最响亮的争议就是“缺乏深度”——没错,这部影片中包含数之不尽的流行文化彩蛋,但对于众多高标准严要求想要欣赏拷问人性直击灵魂大片的唐僧派观众而言,《玩家一号》并没有如他们预期的一样在诸如“虚拟与现实何去何从”“商业与自由谁是正义”的深刻话题上奋力发掘,因此他们大失所望也不足为怪;而在另一方面,尽管拥有超过两小时的片长,但《玩家一号》在叙事节奏上似乎忽略了许多过渡铺垫的桥段,“角色的经历与情节发展缺乏完整的连贯性”以及“整体形象趋于扁平”基本属于认同度最高的问题短板;



7.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期待电影版的《玩家一号》呢?在我看来,先去找来小说原著试试深浅是个好主意——倘若这本书的内容没法激起你的兴趣或者你压根就看不懂,倘若你对上个世纪80至90年代的流行文化(包括但不仅限于游戏,电影,音乐,小说,漫画,动画和TV剧集)缺乏认知也无意去了解,那么你能从电影版的《玩家一号》当中收获的乐趣恐怕非常有限;倘若你是个热衷于发掘电影艺术表象下的内容达到醍醐灌顶自我提升目标的道学家,那么这部电影大概也很难满足你的期望;不过,如果2015年上映的《Mad Max 4:Fury Road》曾经让你大呼过瘾一度沉迷无法自拔,那么,即将在本月月底上映的《Ready Play One》多半也会让你再爽一把——爽上添花的是,如果你意犹未尽准备在碟片发售后拉片回味,那么层出不穷的彩蛋更会让你的回顾之路高潮迭起——总之,没必要保留太多顾虑,3月30号,我们影院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