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抗日神剧到量多精少的页游剧情

  最近在网上对于抗日题材电视剧片的吐槽和过度消费引来了大批网友的围观,无论是日本鬼子的神枪神炮,还是美女赤身裸体的站在解放军面前敬礼,又或者是一个群众演员一集死好几次,扮完小鬼子在扮八路军的神奇,都已经说明了现如今抗日题材已经被滥用,当它从一个严肃的历史问题变成被人们过度消费的娱乐话题时,也证明了我们这个过度娱乐的时代令生活发生了悄然的改变,暂且不论国家对影视题材的限制因素,商业赚钱以及以观众胃口的出发点的原因令抗日题材在影视行业遭到曲解对待,而在页游行业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各类本身具有鲜明特点的题材为了适应穿越以及突出“与众不同”,均被进行了乱插乱改,使得页游文化不再单纯~~

  文化题材有限,游戏数量无限也证明了

  话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但是当它遇上了网页游戏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缺少,因为能够被搬上游戏做题材的基本上都已经被搬上去了,而且像三国、仙侠这些特色文化剧本都已经被搬到N次多,成了被抄袭到烂的文化题材。随便在页游中抓一把,有百分之七十是这些题材的页游,所以在当前页游竞争红海之中,玩家面对的已经是疲惫不堪的视觉审美效果了。因此失去了题材独特的优势情况下,厂商开发新游,为了博得切入点,为了把冷饭再次热炒,必须要进行修改,因此我们也就可以看到了当前很多游戏都是大杂烩式的剧情人物,比如《神仙道》中会有倩女幽魂传说中的聂小倩,更有西游记中的齐天大圣,连八仙过活的牡丹仙子也一并加入其中,这种横跨好几种文化题材的游戏模式已经成为了主流,因此游戏剧情也就千差万别,因此经典文化在这里也只有被利用、被衬托的尴尬作用了。

泡面三国

  纯商业利益致使页游文化剧情失去独创性

  从游戏开发的成本方面着眼来看,如果想要自己创造独特新颖且与众不同的题材剧情,那么无非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直接购买时下热门的小说,如之前的《斗破苍穹》,二就是直接花钱请人创作而简单的是请个文案策划,只需给工资的钱即可获得游戏剧情,在当前竞争激烈的情况下,绝大多数厂商选择了后者,而且文案策划在整个策划团队中可谓是可有可无的尴尬地位,因此也就无形中造成了国内页游剧情大乱插的情况,而且在玩家也不会注重剧情的情况下,谁也不会注意到三国题材的游戏中出现了西游记的人物,或者是仙侠的题材中有三国的战场,所以在利益的现实格局中,页游文化已经被搅得混乱不堪。

斗破苍穹

  文化剧情被开发技术及系统所捆绑

  众所周知现在的页游来去去无非就是几种成长模式,在角色扮演、策略战斗以及培养养成的模式下,各类经济系统、角色成长体系、各种娱乐辅助小系统等游戏模型构造基本已经定型。厂商开发游戏都是从自身技术出发,能否实现为第一位,其实就是体质数值的平衡最为重要,所以从来都只有剧情适应系统,而很少有系统玩法适应剧情的情况出现,打个简单的比喻,文化剧情相当深厚的三国杀游戏中有些人物的技能也是与实际人物不太扯得上关系的也存在,比如小乔的转移伤害和免役闪电,更何况其他普通成长类的页游,而在神话类页游中出现国战和沙场战斗也就不足为奇了。由此可见当文化剧情无法主导游戏开发时,游戏成品自然也就是玩法优于题材的结晶了,而文化剧情从一开始就注定是配合他人而存在的了。

  当代娱乐至死、快餐文化影响玩家审美倾向

  如果说快餐文化是当代网络环境的主流的话,那么广大网友必定形成了更为开放更为包容的网络心态,即使广电总局之前限制了电视台过度娱乐化、限制网络宣传过度色情化,但是广大屁民的眼光还是在骨子里喜欢恶搞,大家仍然对于那些可以博君一笑的快餐文化现象持支持的态度,随着网络红人一日红透舞台,隔日成黄花的现象不断,页游厂商自然也就不会错漏玩家这种心态,所以就有了火影忍者的世界中有呜人共战的剧情,有柯南查案的身影,仙侠游戏中有江南style鸟叔的影子也就不足为奇,抱着市场流行什么现象,游戏就要加什么元素的心态运营游戏,使得游戏文化剧情被无情的扩展了,本身不属于自身题材的文化,被生搬硬套的接种进来,虽然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但玩家们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笑而不语....

  千年文化被挖掘来充斥页游的底蕴,其实本应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一味的随着市场商业目的出发,把文化进行了大量的修改以及颠覆甚至是硬造的话,不仅会把原本文化的应有内涵消耗殆尽,更会错误引导玩家对于真实文化的解读,所以页游剧情文化的滥用想必也应该有个度。

相关推荐

从抗日神剧到量多精少的页游剧情

从抗日神剧到被扭曲的页游剧情

如何解决月经量少(怎么改善月经量少的问题)

如何解决月经量少(怎么改善月经量少的问题)月经来了三天不到就结束了,算少吗?多少月经量是正常的?我觉得自己月经量少,怎么办?大多数因为月经量少来就诊的女性都是上述几种担心。月经量少到底是因为什么?跟不孕有没有关系?关于月经量多少才算是少?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怎么判断自己是不是月经量少

从平面到3D 页游画面发展的历程

页游画面的发展史,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过程,离我们不是很久远。当时我们对于游戏来讲更多的是追求的游戏性,而不是画面。随着时间的推迟,时代的进步,我们对于画面要求越来越高了

从复仇少年到仙域神王《太古神王》手游主线剧情赏析

作为同名人气小说正版授权的玄幻手游,《太古神王:星魂觉醒》不仅对小说经典设定进行了还原,同时也结合原著剧情设计了全新的主线故事。游戏中玩家不会去扮演原著主角秦问天,而是作为另一位天之骄子开启自己的传奇之路,从解救神秘少女到重建旧日王宫,逐步成为名震仙域的新一代神王!,从复仇少年到仙域神王《太古神王》手游主线剧情赏析

从贫困户到村委会主任:仁青多也的“逆袭人生”

新华社西宁12月3日电题:从贫困户到村委会主任:仁青多也的“逆袭人生”新华社记者李琳海、李占轶初冬的几场雪覆盖了枯黄的牧场,巍巍祁连山下,一户普通的藏族牧

【死神584情报图:死神剧情】

战争持续了数十年,人类终因寡不敌众而败阵下来,最后的决战,手持斩月最终形态的真王同时对决灵王和太虚

从CGDA页游类奖项看2012年度中国页游发展

2012年第四届中国优秀游戏制作人大奖(简称CGDA)首次增设页游类技术奖项的一年,奖项的增设可以说是顺应时代的“潮流”,那么2012年中国页游产业的发展态势无疑也成为了年度整个游戏产业的亮点话题。在

从结婚到恋爱(从恋爱到结婚必经的六个阶段)

从结婚到恋爱(从恋爱到结婚必经的六个阶段)恋爱就像是过山车,有高峰期自然就有低谷期,两个人从谈恋爱走到结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两个人从谈恋爱走到结婚,必定经历了一些过程,最终两个人才会得到幸福。恋人之间,从恋爱到结婚,往往要经过这六个阶段,才可以说是吵不散骂不走,真正了解彼此,步入婚姻。

少到可怜!2019年上线的韩国产端游“新作”盘点

韩国,曾经作为端游的开发大国,在端游最火的那几年,一年上线十几二十款端游新作完全不在话下。

从开服表看页游创新之殇

虽说国内网络游戏起步比较晚,但仔细算下来,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也已有十几个年头,从早期的《石器时代》、《魔力宝贝》风靡全国到现在成百上千款游戏群雄逐鹿,从几万人玩的《半条命》到现在规模千亿的游戏市场

从平平无奇到引爆流量,曹县凭的啥

于是,曹县变成了“宇宙中心”,以曹县为中心开始向外设环,将曹县和纽约进行对比等等。通过观察这些文案发现,曹县遭到网友调侃纯属“躺枪”,很多人甚至都不曾到过曹县。

《圣王》陈晓:从阳光少侠到腹黑妖孽 做凡世变形金刚

他是史上“最美”的林平之,从清爽阳光的少侠到腹黑偏激的“妖孽”,穿着华丽刺绣长袍妖媚入骨;他是《陆贞传奇》里痴情的高富帅“阿湛”,他就是陈晓。

从《有匪》到《有翡》,女侠的魂没了

追《有翡》的三种人,一种是粉丝,一种是原著粉,另一种是看客。第一天上线,粉丝就开始了全网控评,有吹少年感的,有吹演技的,有吹高度还原原著的,还有吹CP感的,如果不仔细找,甚至很难找到有关这部剧的客观评价。

开服量增至5.7万 页游销售强度欲突破新高

各大厂商投身页游新作,各平台更是连开新服,据最新研究数据显示。2013年第2季度国内网页游戏开服量进一步增加...

从还原到革新《梦塔防手游》负重前行

从还原到革新,《梦塔防手游》负重前行,从还原到革新《梦塔防手游》负重前行

《仙侠道》打造2014最美剧情页游

从游戏玩法到唯美画面,玩家对每一点都非常关注。心动游戏向来注重对游戏品质的追求,2014年推出全新修仙巨作《仙侠道》玩的就是不一样。

从传奇到帝国传奇

作者:乱舞春夏秋冬看到这个题目,可能大家都以为我以前是玩传奇的,其实错了,我以前就是玩帝国传奇的。0。7版关了以后,太不习惯后来的版本啦,决定换个游戏玩玩,那段日子空闲时间也比较多,就在朋友的推荐下,

马屁精呀韩剧剧情介绍

马屁精呀韩剧剧情介绍沛青的生活一路向低谷俯冲,用尽全力急刹似乎也无法停步。老天爷总在给他们创造机会,比如途中下起了大雪,他们只能就近找一间旅馆,刚好旅馆又只有一间房,无奈之下只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过这部小说总的来说还是值得一看的,毕竟作者在人物设置还有情节这方面做的还是不错的。白兔夫妇越来越有爱,

从无到有从有到优,这些杀不死的国产技术正在变得更强大

从无到有从有到优,这些杀不死的国产技术正在变得更强大,那些杀不死你的,只会让你更强大!——尼采2014年1月6日,封闭中国市场14年的游戏机禁令解除。冰雪

评论:从以前的到现在 从收费到免费

随着21世纪的到来,网络游戏逐渐开始体现出在我国的市场当中的强势地位,从早期的《UO》,到后的盛大《传奇》典型韩国风格练级为主的网络游戏奠定了中国游戏界霸主地位,这一切都对日后的网络游戏发展产生了深远

盒子游戏,游戏玩家专属个性阅读社区


©CopyRight 2010- 2020 BOXU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网安备 35020302000061号- 鄂ICP备202001557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