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说如果他在第三次1v1PK我的时候还赢不了我,他就给我冲20元点卡。

他如果进了一个三分,我就把钱给他。

他说你敢赌吗?

我说敢。

1

我觉得那时候人总是有点傻的,期待精神力量能赋予自己身体的力量。

胖子虽然在游戏里打出了一个很有气势的“wo ca”,宛若人猿泰山在丛林中跳跃时的快感,来的那么突然和惬意。

但是他不太灵活的手法,他拘谨而放不开的背2。他那小学生六年级一样的智商。他那被我们取笑无数次的白眼黑胖角色,还有胖墩一样短短的身材。

注定了他投进不了我的篮框。

“咣”的一声,篮球和黑胖一起从视线里飞出。

可谓臭球与丑人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哎哟,他打了一句,“卡。”

我微微一笑,在心里默数落着这个他输球的第N+1个理由。

他说不好,后来他还是给我冲了点卡。我满怀谢意进了游戏商城。

但后来我还是把钱还给了胖子,还搭钱进去多给他买了一条神龙功夫裤。

那年代的赌注,就是这么义气。

赌的只是一个心情。

那年我大三,2006年初。 我突然接触到了FS这个游戏,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的是,还在游戏里突然有了几个好友,网管,小奇,胖子。

网管不是绰号,其实他真的是一个网管,自封为“在线狂魔”,特点是在大厅里一站就是一天,从不见他比赛。由于他屡次强调说他很有时间,但是又太忙。所以一般在这时候我脑海中就会浮现一幅一个油光满面的网管不停的在一个漆黑的网吧里,答应着四处冒出的“网管,这机子怎么开不了机”、“网管,帮我看看我的显示屏怎么是扁的”的画面。网管任劳任怨,小到简餐外卖,大到接送小孩等各类事情都干过。

小奇和网管好比物质的两极,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刚上线打了个招呼,过一分钟就突然不见了,再发短信过去问,这厮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答曰“我妈喊我回家吃饭”,后来我常常怀疑他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贾君鹏。除了在线时间上的巨大差别之外,性格上的差异更是显而易见,小奇特别激动,属于好战分子。这从刚认识一周就和我们其他三个一一过招切磋球技就可以看出。

2

至于胖子,则是第一个我认识的小学生玩家。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是这样的。

我那天上线,进了个站了位气势很足的黑胖C的房间。我轻轻地来到他的身边,满怀希望地问:“帅C,打球吗?”

“下回吧,我妈在叫我回家吃饭了”,黑胖C无奈地答道。我泪流满面并且发誓,在那时候此朵男子忧郁的眼神真让人蛋疼。

这就是我和胖子第一次见面。我还在适应失去女朋友的痛苦中,但胖子那时候还在愉快地过着他的儿童节。

那年我记得人都很蛋疼。

脑残党还在小学萌芽。

胖子已经开始带领我们讨论哪个女角色长的漂亮。

其实看不出谁漂亮。依照现在的目光来看,只是我们意识到了对方的异性特征而已。

不过一眼望去,一片飞机场,只要搭配好看点、带点坡的,我们就说是女神。

但若是被发现了,女神的一般都好凶。

在这个时候,稍微有点内涵的女孩子,都会问候胖子的双亲,当然,某些感情丰富的会顺便带上胖子的祖宗十八代。

在游戏里,我司职PG,胖子司职C,小奇司职半个PF,因为他还有个半个总在回家的路上,网管就是网管,从不打球,他充当着“在线人数”中默默的一名主力,以至于每次我们挤频道时总是要大喊网管你退一下游戏。

我,胖子,小奇,网管就以这样一种奇怪的组合方式顺利地打着比赛。

日子过得无比惬意与轻松。

我们已经知道了“葡萄”并不只是代表一种水果、那也可能是一种让我们赢得比赛的工具,明白了在真实比赛里耍帅模仿背2然后摔在地上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学会了“rang”与被“rang”,甚至会帮人喊“120”,那是因为胖子把对方PF盖到了三分线外,而有时候我们什么都不干,就默默点击右键,然后潇洒来点一下“请他离开房间”,谁也发现不了屏幕后面我们的窃笑,后来大家学会了卡房间、卡纹身,直到最后把游戏也弄得卡卡的。

3

当我们迎来第二赛季的时候,小奇的身高依然没有起色。不管是游戏里还是生活中。

我告诉他人到18岁不长就完蛋了。

他掐指一算,哎呀,我都14岁了。

我说恩,还有4年,你一年10厘米,4年后就能到一米七了。

他说他不想长大,我说长大了又怎么嘛。

他高兴的回了一句国骂。

网管的生意在大三结束前夕完败。

他不颓废。

我们三个开了一个训练房,

小奇最后一个进来。

他说:网管,你的网吧完了吧。

网管隔了一会儿,点点头:“完了吧。对了,待会儿谁带我打场比赛啊。”

【来源:街头篮球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