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铃空游戏搭上索尼VR游戏首班车

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讯 图为:铃空游戏设计制作人员正在工作。

记者 成熔兴

28日,首届东湖创客汇将在武汉光谷举行,昨日,武汉铃空游戏公司创始人罗翔宇正忙着布置展台。他将在这里向全国创客展示武汉首款VR重度游戏——《临终:重生试炼》。

10月,这款游戏将登陆国际娱乐巨头——索尼的游戏终端平台,成为索尼PSVR头戴显示器(下称“头显”)配套上线的首批VR游戏之一。

据介绍,索尼PSVR与Facebook的Oculus、HTC的Vive并称目前全球质量最好、体验最佳的三大“头显”。

业界预测,索尼PSVR上市后,将凭借庞大的潜在用户基础、精良的游戏制作能力,一举打破“VR游戏赚钱难”的“魔咒”。创办仅6年的武汉铃空游戏,有望借此成为全球首批“吃螃蟹”的VR游戏企业。

电影级特效打造最耐玩游戏

《重生试炼》是一款密室逃脱类游戏。游戏一开篇,由玩家扮演的角色醒来,发现自己被锁在一幢风格诡异的家庭式旅馆中,必须翻箱倒柜寻找线索,不断解谜才能寻找出口逃离。

记者戴上VR头盔,立刻置身于游戏设定的世界中:密闭的房间里墙体斑驳脏乱,灯光忽明忽暗,恐怖音乐时常响起,压抑气氛扑面而来,让人有种“马上逃离”的感觉。而且,记者的举手投足都被映射到了游戏中,操控手柄往前,角色便往前走,转身往后,角色也会转身,相当于在一个全3D的游戏场景中自由行走和观察。相较于市场上不少VR游戏,《重生试炼》的画面效果好很多,记者体验近20分钟,没有明显的眩晕感。

罗翔宇说,为使游戏画面效果达到电影级别,铃空游戏30多人的制作团队花了2年时间才完成,每一帧画面都力求完美、逼真。公司还请来好莱坞的编剧、音乐和配音人士进行完善、润色,使故事性、可玩性更强,“通关一次,至少需要10小时,将是索尼首批VR游戏中最耐玩的。”

据介绍,铃空游戏是武汉唯一一家主机游戏制作企业,去年获得联想控股旗下乐基金领投1000万元。创始人罗翔宇毕业于武汉大学,曾供职于法国育碧、美国Globe X等全球顶级游戏公司。创业伙伴均来自北上广,还吸引了两位美国顶级游戏制作人士加盟。此前,铃空制作的一款手机游戏市场表现突出,吸引了日本索尼公司的注意。索尼便邀请铃空为其游戏平台研发VR游戏,最终收入双方分成。

依托索尼打破VR赚钱困局

虚拟现实风头虽劲,但VR游戏企业难以赚钱,却是行业共识。

原因很简单:VR的核心硬件设备——“头显”价格高企、体验欠佳、难以普及,导致愿意买单的受众不多,内容供应商难以赚钱,就没有动力去制作优质游戏、影视等娱乐内容,这又进一步限制了VR的吸引力,形成“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恶性循环。

比如,Facebook的 Oculus和HTC的Vive的裸机售价在七、八千元人民币左右,加上高配置的电脑主机,总投入接近2万元,除少数游戏发烧友外,鲜有消费者能够接受。目前,这两款“头显”全球销量数万台,用户基数过小,为其提供游戏的内容供应商难以赚钱。

罗翔宇说,索尼硬件设备质量过硬,技术参数不弱于另外两家,“还有三大独有优势。”


其一,索尼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娱乐巨头之一,旗下四十余家游戏公司为其独家制作游戏,可确保内容供给充足。

其二,索尼的PSVR售价折合人民币不超过3000元,定价较为大众。

其三,PSVR需配合索尼的游戏主机——PS4使用,目前PS4全球销量已达到4000万台,这4000万用户都是资深游戏玩家,是忠实的固定消费群。

罗翔宇说,目前索尼官方预测PSVR的转化率为5%,预计全球有20万索尼玩家购买“头显”,“其中只要有10%的用户购买我们的游戏,就可以带来数以百万计的收入。”
推荐文章

相关推荐

热门文章